在三国方面,只有爱好者的水平
魏粉
不要在我面前踩我懿,不然我会动手撕,叫老乌龟也不行!←踩的定义是说我懿不是白莲花
姜维/袁曹/叡懿/丕懿/陈郭

关于

这个帐号用微博号申请的,微博号已炸,不知道一退出还能不能上了,不敢试。。。。

吉尔伽美什史诗汉译

因为最近又有机会重新精读了吉尔伽美什的前言部分,所以决定顺便把后面的所有内容都当功课再读一遍,顺便试一下翻译成汉语,算是提升一下自己的能力吧。精读的时候是对照了所有泥板的Copy,非常花费时间,后面的内容应该只会读阿卡德语的拉丁转写,以节省时间,毕竟这个事情要是全部认真做都能写博士论文了,而且据我所知从阿卡德语直接翻译的汉译版《吉尔伽美什史诗》应该很快就会出版了(当然很快有多久那就不好说了),算不上个人成果,无法投入更多时间了。

阿卡德语的拉丁转写主要参考George版本,这是现在所有版本的吉尔伽美什史诗中对泥板整合最为出色的一版,而且作者也非常严谨,一些破损部分宁可留下空白也不采用没有根据...

萨勒马纳萨尔三世的黑色方尖碑

发布了长文章:萨勒马纳萨尔三世的黑色方尖碑

点击查看

发布了长文章:《萨勒马纳萨尔三世的黑色方尖碑》

许昌偃师找墓看碑指南(二)

临汝镇——偃师


高平陵

这个在网上找到的去法都十分坑,不管是从洛阳还是汝州走先到临汝镇再三轮车肯定是绕远了,再加上那天下雨加听不太懂方言没明白怎么坐车直接坐到汝阳县了,又从汝阳县做了到汝州市的车才到了临汝镇,找了三轮车,大叔表示我知道在哪,太清楚了!于是一路轻车熟路把我们带到了高平陵,然后还说他前几天还带人来过!难怪这么清楚!不过三轮车在公路上都走了快半个小时了,一路还全是大卡车,吓死了。。。其实更好的方法是从洛阳锦远汽车站(火车站西侧)坐一个到汝州的车,不走高速,会路过一个叫大安道班的地方,就是这块牌子前的小路,直接顺着走就是茹店村,跟司机说到茹店村让他停在大安道班牌子下面就行了,走...

许昌偃师找墓看碑指南(一)

许昌——长葛

这次本来是和基友说的一起去洛阳然后往山西走的,然后一问她好像还没有去过许昌,因为基友是丕粉,但是上次去首阳山啥都没有找到,就说和她再去魏文帝庙和受禅台看看,这一段天气特别热,在外面玩压力巨大,每天走不了多少路就汗流浃背了,所以效率特别低,最后也没有时间去山西了,本来还打算去温县司马懿他家去看看的结果走了都忘了←怀疑自己并不是粉!

这次因为吸取上次的教训,到洛阳就随便路过了一下,最后还是去偃师住的,觉得的确交通还挺方便的,但是如果只看三国遗迹的话,其实住在偃师和洛阳区别也并不大,而且去高平陵的话还是洛阳比较方便一点,但是往首阳山镇和邙岭乡的赵坡那里去又是偃师方便,因为可以直接坐...

非常有意思!不过觉得用汉谟拉比这种amurritisch元素的名字来类比有点难懂,闪语名字里的语法结构太复杂,楔形文字所表示的只是音节,这几个字再拼其他的词意思就完全又不一样了,难以和甲骨文这种象形文字扯上关系。但是苏美尔名字仔细想想还真的有点那个意思,Lugal-banda和Dumuzi这类的名字就有点像了,都是单字词组,而且有Lugal-,Dumu-,En-之类连续很多代共用的元素,另外像Naram-Sin和他的儿子还都在自己的名字上加过神符dingir(字形为两个十字叠加),不知道是不是类似于那个“甲”的用法?不过苏美尔文字系统中的字符太少,后来衍生出来意思和造字之初的意思会差的比较远,...

浮淮(九)

第九章:秘密

这一年的冬天格外的冷,就连向来温暖的江淮一带,竟也下起了纷飞的大雪。面前有一碗酒,酒是温过的,散发出来带着微微芳香的氤氲之气,刘晔望着碗中的酒,每当屋外卷起一阵寒风的时候,那酒面也被透进来的风吹的摇曳起来,荡起一丝波纹。鲁肃坐在对面,不时的拨弄着炭火,他有些忧心的望着外面的光景,叹着气对刘晔说道:

“今年真是天灾不断,秋天很多地方都已是颗粒无收,没想到又是接连几场大雪,听闻已有不少人冻饿而死了……哎!”

“士卒冻死,人民相食,袁术竟还只知放纵,本来以为他名声响彻天下,好歹也应该是一位英雄,没想到竟如此短视。”

刘晔摇了摇头,端起眼前的那杯酒,一饮而尽。

“我看他也是无计...

浮淮(八)

第八章:王佐

刘晔听到那个声音,就如同大晴天被一个惊雷击中了一般——那个声音,他竟然觉得那么熟悉,思绪又飞回到几年前的那个初春,他躺在河边的泥泞土地里,听见一个少女的声音:“小妹,快来看,这里有一个死人。”

他停下脚步,楞在那里,嘴唇有些颤抖,过了许久才问出来:

“你,你是……”

那个少女没有看他,反手把刘晔的短剑挂在腰里,又看着手中提着的少年问他:

“跟你说了多少遍,饿了就来找我,为什么还偷人家的东西?”

那个少年哭丧着脸,低着头嗫嚅道:

“阿姊,你放了我吧!我……我没有办法,阿母病了,我想给她买药……”

那个少女听他这样说,松开了提着他领子的手,那个少年脚一着地就想跑,又被...

抢婚

这是以前写的一个因为古今审美差异造成的美貌曹操梗。。。。刚才又看到觉得还挺带感的,就顺手填完了,CP是袁曹~


曹操有一张好脸,像个女孩子。
他爹虽然身形消瘦,但是却是长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,偏他却长得一点都不像爹,和娘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白白净净的一张小脸,嫩的滴水。
现在他站在那里,穿着青色的衣裳,打扮的干干净净。故意的昂首挺胸,但是脸上却有一丝隐秘的羞愧。
对面站着的袁绍身材高大,仪表堂堂,看着他的眼神带着一丝轻蔑。他低声跟站在身边的张邈说:

“看他这个样子,哪里像个丈夫!倒像个姑娘,真要和他一处?”
说完又忍不住扫了一眼曹操的脸。
曹操脸红了一下,又马上恢复了自若的神态,挑衅的笑了一下说:...

朕跌倒了

一脸正气没有开挂苦逼兮兮的刘晔小盆友是不是看多了很无聊啊?反正我写的很无聊了,所以今天直接把刘晔放飞算了。

CP是刘晔和曹叡,OOC天雷求不打脸。∑( ° △ °|||)︴


天子跌倒了,脸着地。

刘晔站在大殿中,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。冷清空旷的大殿中就只有他一个,他不知道现在是该惊慌一点还是淡定的去把他扶起来。想了半天,他回身走出殿门,看到外面站着几个内侍。刘晔冲他们招招手,一个年轻的内侍看到连忙小碎步跑了过来:

“贵公有何吩咐?”

“陛下这是怎么了?”

那个年轻的内侍往殿中看了一眼,赶紧低下头,过了一会儿才说:

“这……这...

1/3

© 太极殿上卖卦 | Powered by LOFTER